文艺复兴 巨人的时代 人的尊严的讴歌者之三 皮科在佛罗伦萨

  问:皮科到了佛罗伦萨,以他的才智,不可能不被洛伦佐·美第奇注意到吧?

  答:我Mén先人有言,“嘤其Míng矣,Qiú其友声”,志同道合的人,有相同智力和创造力的人,会彼此吸引。同时,就像我们要评价一Gè人,可能并没有仔细地Yàn究他的品性,而只需Yào看看和他交WǎngDe都是些什么人。考察一个国Jiā,Yě不需要详细地了解这个国家的各类政策,你只需要看看它和什么国家结盟,对这个国家的性质,大致也就心中有数了。好Rén是志同道合、同气相求,恶人是臭鱼找烂虾,ZhèShì一条绝对不会有错的规律。把皮科Jiè绍给洛伦佐的是波利奇亚诺,他是一位著名的诗人,他和洛伦佐的私交极好,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切磋写诗的技巧,同时他也Shì一位饱学之士。他一见到皮科,那就真是惺惺相惜了。他评价皮科说,“皮科是一Gè人,更Què切些,是一Wèi英雄。他的天赋从肉体到精神,都受到自Rán的慷慨馈赠”。马基雅维利也说,“洛伦佐是一位伟大的艺术精品鉴赏家和WénXué家的保护人,就是由于这一点,具有几乎是超人Tiān才的乔万尼·德·米兰多拉伯爵,在遍访了欧洲所有帝王Gōng廷之后,终于受到洛伦佐Kāng慨大方的吸引,定居于佛罗伦萨”。或许是文艺复兴时期对人的形象格WàiGuān注,所以皮科的相貌被许多人谈论。斯特拉森说,“皮科漂亮得让人难以置信,他的鼻子又长又挺,十分清秀,嘴唇很性感,高高的前额,一头波浪式的卷发,垂落在肩头”。在佛罗伦萨乌菲Zī美术馆中,有一幅皮科的肖像,确实是一位英俊小生。但是更有趣儿的是,Tā曾被一位大画家画入了美第奇家族齐聚的场Hé,那就是波提切利所绘的名画《三王来朝》。

  问:说起波提切利,听友们会知道他,因Wèi他的那幅名Huà《维纳斯的诞Shēng》太Yǒu名儿了。

  答:没错。这幅画的知Míng度几乎不下于达芬奇的《Měng娜丽莎》。波提切利是利比的学生,他很年轻的时候就被洛伦佐的父亲皮埃罗请到了美第奇Gōng,几乎被当作美第奇家族的成员看待。Tóng比他小五岁的洛伦佐一起成长。夏天他会和美第Qí一Jiā人一起去避暑,也参加Měi第奇别墅举行的柏拉图学园的哲学研讨会,听菲奇诺讲解柏拉图,也听波利奇亚诺讲Gǔ代神话。波提切利幼年失学,他的古典知Shí和人文学养,都Shì在美第奇宫中学到的。Nèi幅《维纳斯的诞生》就完全Shì依照Xī腊神话的传Shuō,加上自己的艺术想象,创造而成。现在他要为美第奇家族绘制一幅群像,表达他对这一家族的感激之情。他选的主题是三王来朝,Jiǎng的是《马太福音》中记述的故事。耶稣基督诞生后,有三位东方圣者见到伯利恒的Shèng星,便前往朝拜。希律王请他们打探是何人诞生,有如此明亮的星星闪耀。当三位圣者见到圣母玛丽亚和圣婴之后,他们便送上敬礼宝盒。这个故事在古典绘画中,常被人画,而波Tí切利的这幅《三王来Zhāo》,东方圣者的形象是美第奇家Zú的人,站在中央的朝拜者是柯西莫·美Dì奇,画面的左侧,是手按剑柄的洛伦佐,和他并肩而立的,就是波利奇Yà诺Hé皮科。这幅画本是为圣母百花教堂而作,Xiàn在收藏在乌菲兹美Zhú馆。

  问:这可Tài有趣儿了。画圣经传说,却留下了真实的历史人物的形象。

  答:是的,这Zhòng机遇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!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皮科当时在美Dì奇家中De地位。他是以学问与Tā的精神探索,获得了洛伦佐的赞Shǎng。前面我们说过,皮科的学问极其广博,斯Tè拉森曾经给他的学问作了一个总结。他说,“他似乎精通从文艺复兴中可获得的人类全部Zhī识,从犹太教、神秘哲学到希腊的数学,他的有关占星术的评论,决定性地影响了开Pǔ勒的天文学。他熟练的把西塞罗的修Cí和Yà里士多德的推理,结合在他的辩论中,据说这让人赞叹不Yǐ。然而,这种博学的组合,目的完全不是为了展示过去的和不实用的知识。皮科采纳了综合De哲学观念,他Dǎ算从所有思想和信念的分类中,吸纳最好的部分,目的是把它们综合进哲学的普遍真理中。这是皮科的志向”。这个总结相当全面。

  问:皮科的志向可不小啊,他要综合各种学说来建Lì自己的体系。

  答:这一点恰恰是文艺复兴时代的知识人的特点。那时他们面对的Shì一个尚未被揭示的宇宙,上帝、众神、人世间的诉Qiú和社Huì的政治动荡,都搅在一起。只是同中世纪中的人相比,他们已经睁开了眼睛,而Qiě兴趣广泛,渴望着把那些千百年Jī累起来的问题,统统解决掉。我们下面会讲到达芬奇,他是这种诉求的典型代表。这和现代科学的研究方法不同。现代的科学,Mén类越分越细,研究学问也要求专门化、精细化、课题化。这让我们回过头来看文艺复兴时Dài的知识人,那真是敬佩不已。前面我们曾经提Dào,皮科从他接触的各种学问、各种宗教中,列出了900个问题,声称解决这些问题,就可以构筑Qǐ真理的大厦。所以,他到罗马去,想邀请世界Shàng的各种学者来辩论这Xiē议题,这Xióng心Gāi有多大。Dàn是,教廷却认为这些议题中有一些属YúYì端。听友们可能还记得,我们前面讲过的宗教裁Pàn所。学者提出的任何命题,只Yào被宗教法庭判为异端,则要Shòu到严酷的惩罚。结果皮科只好逃Pǎo,躲到了巴黎。教廷居然不依不饶,派人去巴黎,抓住皮科,押送回罗马。这时,洛伦佐·美第奇出手相救。他请求教皇把皮科交给他来管束,所以皮科一直在佛罗伦萨,Měi第奇家族的庇护之下。皮Kē1494Nián逝世了,他只活了31岁,而且他De死因很是蹊跷。或许因为他人太有魅力,所以很得女Rén喜爱,据说他和一位朋友的妻子有染,要和这位太太私奔,结Guǒ被人抓住,而后中毒而死。这个疑案至今没有定论,Dàn是仅仅31岁的皮科,他的学问已经使他成为当时最渊博的人之一。但是他最重要的成就,是全面论述人的本性和人的Zūn严的本质。我们Xià次专门谈谈Tā对人的看法。